当前位置:neuhard.com旅游乌兹别克斯坦什么时候免签 乌兹别克斯坦旅游攻略
乌兹别克斯坦什么时候免签 乌兹别克斯坦旅游攻略
2022-08-11

小编今天来给大家分享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乌兹别克斯坦即将第一中国开始免签了,对这个国家,或许大家不是很了解,但是如果你来过这里一次,你会喜欢上这里的悠久文化,喜欢这里的景色和风情的!那么,关于这里的具体旅游信息,我们就来看看吧!

乌兹别克斯坦什么时候免签

根据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签署的总统令,2020年1月1日起,乌兹别克斯坦允许中国游客免签证入境该国,并可停留七天。对中国游客而言,乌兹别克斯坦成为中亚免签第一国。

网址:http://m.xinhuanet.com/2019-09/12/c_1124992977.htm

乌兹别克斯坦旅游攻略塔什干

庞大的塔什干(Tashkent)是中亚地区的枢纽,呈现着乌兹别克斯坦的社会百态。

这座新建的首都有苏联式的风格,却也能看见穿着传统服饰的农民穿过迷宫般的泥墙房,推车前往人潮涌动的集市。

不过,塔什干是一个迷人的矛盾集合体,这里曾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在近代又成了沙俄间谍活动的中心。1966年的大地震将这里摧毁,随之而来的是漫长的重建过程,而今天的他,又将会给旅行者们带来什么惊喜?

哈兹罗提伊莫姆建筑群

这里是乌兹别克斯坦的官方宗教中心,也是你探访“老塔什干”最好的地方之一。

近期的一次大整修使得这里的建筑群一改旧颜,最醒目的就是2007年由卡里莫夫下令修建的哈兹罗提伊莫姆星期五清真寺(Hazroti Imom Friday Mosque),两侧各竖立着一座54米高的宣礼塔。

星期五清真寺西面是宽阔的Khast Imom广场,广场上东南面是莫耶穆巴雷克图书博物馆(Moyie Mubarek Library Museum;门票10,000S),里面珍藏着7世纪的奥斯曼《古兰经》,据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

广场西面是规模宏大的Barak Khan Medressa,如今已被纪念品商店占据,北面与其隔路相望的是Abu Bakr Kaffal Shoshi陵墓,这里埋葬着几位昔班尼王朝时期的伊斯兰学者和诗人。

谢罕塔尔陵墓建筑群

双圆顶的ShaykhHovendi Tahur陵和尖顶的Kaldirgochbiy陵规模不大,位于塔什干伊斯兰大学的东部。前者是14世纪备受尊重的智者谢罕塔尔(Sheikhantaur)的陵墓,墓前一棵已经硅化的树木十分有名,当地传说这是公元前4世纪亚历山大大帝乘凉的地方。

在Shaykh Hovendi Tahur陵的西侧一座规模更大的陵墓中,安葬着成吉思汗的后裔尤努斯汗(Yunus Khan)。尤努斯汗的女儿嫁给了帖木儿的后裔,他的外孙就是莫卧儿王朝的缔造者巴布尔。陵墓本身无法入内,但你可以参观其醒目的帖木儿式门廊。

乌兹别克斯坦美术博物馆

在博物馆中,你可以探索乌兹别克斯坦1500年的艺术,从早期的佛教艺术穿越至苏联时期的现实主义作品。重要的看点包括库瓦(Kuva)出土的7世纪佛教文物和铁尔梅兹(Termiz)附近出土的一些希腊风格的头像,馆内甚至还展出了一些来自欧洲、东亚、南亚的文物,比如来自中国的木雕、瓷器、明清家具及古代书画。关于乌兹别克应用艺术的展览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一些精彩的旧石膏雕刻(ghanch)和在棉布上刺绣的中亚特色suzani。

楚苏集市

塔什干人尽皆知的农贸市场被巨大的绿色穹顶笼罩,位于老城南部边缘。市场充满活力且美食遍地,大量香料堆成鲜艳的小山,小棚子里装满了糖果、奶制品和面包,当然还有数不尽的各种肉类与蔬果。

你可以在这里挑选彩色的坐垫(kurpacha)、便帽、传统风衣(chapan)作为纪念品。集市背后的楚苏古玩(Chorsu Antiques;10:00~17:00)有一些质量上乘的中亚刺绣,但你要使劲讨价还价。

乌兹别克手抓饭

手抓饭(plov)是乌兹别克斯坦当之无愧的国菜,尽管这一美食传统从新疆一直蔓延至巴尔干半岛(有如此显著的突厥基因),但在世界各地,乌兹别克的名字总是手抓饭的金字招牌。各省的做法不尽相同,但基本特色是一致的:颗粒分明的米饭在羊肉汤中煮熟,配以各色香料与胡萝卜、洋葱、葡萄干及羊肉,也有鹌鹑、牛肉、马肉香肠、鹌鹑蛋等更具特色的配料。

如今在餐厅中,手抓饭通常以一人的分量端上餐桌(并不需要真的用手抓),但在中亚手抓饭中心(Central Asian Plov Centre;Abdurashidov和Ergashev路口;手抓饭7000S;10:00~14:00),你还能体会到传统的中亚乐趣:米饭被盛在一个大盘子中与朋友一起分享。周四的手抓饭和大锅底部(kazan)的油被认为对男性有催情作用,你也许可以专挑周四来“附庸”一下这独特的乌兹别克情趣。

交通信息

飞机 塔什干国际机场(Tashkent International Airport)有前往乌鲁木齐、北京、阿斯塔纳、伊斯坦布尔、莫斯科和布哈拉、费尔干纳、撒马尔罕、铁尔梅兹等地的航班。

长途汽车及合乘出租车 公共长途汽车站(Tashkent Avtovokzal)有发往布哈拉(80,000S,7小时)、撒马尔罕(30,000S,3小时)的班车,客满发车。

火车 火车是最舒适的交通方式。塔什干火车站(zheleznodorozhny vokzal)有去往撒马尔罕的特快“Afrosiyob”(经济座/商务座58,000/78,000S;7:30,8:00,8:30;2.5小时),7:30的班次继续前往布哈拉(经济座/商务座95,000/130,000S,4小时)。

撒马尔罕

通向撒马尔罕的金光大道,拥有关于古代中亚最辉煌、最浪漫的想象。当亚历山大大帝于公元前329年攻陷这座城市时,这里已是城墙耸峙的中亚名城。

作为欧亚大陆的十字路口,善于经商的粟特人创造了玄奘笔下“异方宝货,多聚此国”的繁华,突厥人、波斯人、阿拉伯人也先后成为这里的主人。

1220年,成吉思汗来到这里,做了他最擅长的事——将一座城市夷为平地。1370年,帖木儿恢复了撒马尔罕久违的荣耀,历时35年打造了“丝路之心”。

16世纪布哈拉崛起的同时,撒马尔罕走向衰落。经历了频繁地震、沙俄统治和苏联移民,乌兹别克斯坦最近吸引外国旅行者的努力可能将再次改变这里……

古尔阿米尔陵墓

与帖木儿生前的功绩和庞大版图相比,他的这处陵墓显得格外朴素而谦卑。这位14世纪最伟大的君主、军事家安息在湛蓝的穹顶之下。墓室中的墓石并非真正的棺木所在,只是用于标记地下墓穴的位置:正中心的墨绿色石头(据说来自中国的皇宫)属于帖木儿,1740年曾被军阀纳迪尔·沙阿带至波斯,玉石裂为两块,从此就遭遇“帖木儿的诅咒”,直到他将玉石归还。

帖木儿墓左边埋葬着他的孙子兀鲁伯,右边是他的老师Mersaid Baraka,前面是另一个孙子穆罕默德苏丹,他曾被定为帖木儿的继承人,却先于帖木儿去世,这座陵墓起初是专为他所建的。

1941年苏联人类学家打开了这些密室,从而证实帖木儿在那一时期确属身材高大(1.7米),“跛子”的称呼也并非空穴来风,他的右腿确有残疾;而兀鲁伯是被斩首的。导游热衷于告诉你“帖木儿的诅咒”再一次应验:打开密室的第二天,也就是6月22日,希特勒挥军进攻苏联。

阿夫洛西阿卜博物馆

尽管如今的撒马尔罕整体上已经是一座伊斯兰城市,但在阿夫洛西阿卜博物馆中还保留着粟特人的记忆,一幅破损的7世纪壁画,描绘了粟特王拂呼缦(Varkhouman)接待骑着大象、骆驼和马的各国大使,因而被称作“大使厅”壁画。

这处1965年发现的壁画以庞大而准确的信息量闻名。考古学家先是注意到了南面粟特墙上的拜火教仪式,推断这是起源于波斯传统的新年纳吾肉孜节(7世纪这个节日设在6月),其他画面中的炎热氛围也可以作为佐证。

紧接着就有学者注意到,其与北面唐朝墙在天文日期上的同步关联,法国史学家葛乐耐更因此将整个场景精确定位到了660年或663年的夏至日前后—彼时,昭武九姓刚刚接受唐朝册封,唐高宗在上林苑狩猎(以及可能是武则天泛舟)的形象就出现在北墙上。

交通信息

飞机 机场位于市中心以北6公里处,每天有一两趟航班飞往塔什干,也有航班飞往莫斯科。

长途汽车去布哈拉可以在兀鲁伯小巴站对面的高速公路边等候塔什干发出的过路车(20,000S,约每小时1班,4.5小时)。或者也可以在Povorot小巴站先乘坐合乘出租车到纳沃伊(Navoi;20,000S,2小时),再换乘合乘出租车到布哈拉(20,000S,1小时)。Povorot小巴站位于Ulugbek kochasi,从哭泣的母亲纪念碑向西2.5公里。

火车 火车站(Rudaki)位于纳沃伊公园西北5公里处,可以在雷吉斯坦小巴站乘坐73路或在Bulvar小巴站乘坐1路、3路、10路前往。“Afrosiyob”列车开往布哈拉(42,000/57,000/74,000S,9:40,2小时),也可以选择更便宜的“Sharq”列车去布哈拉(37,000/56,000S,12:20,2.5小时)。

布哈拉

如果要为中亚书写一部《双城记》,主角只能是辉煌的撒马尔罕和骄傲的布哈拉。这里是中亚宗教信仰的中心,是丝绸之路上商贸与文化的中心城市。

10世纪初期,布哈拉成为萨曼王朝的都城,统治着从巴基斯坦、伊朗到咸海的广袤区域。1561年,昔班尼王朝从撒马尔罕迁都于此,从此称为“布哈拉汗国”,并一直持续到1920年布尔什维克在这里建立起苏维埃政权。

难能可贵的是,这座诞生过众多伟大诗人、科学家的城市,至今仍完好地保存了绝大多数古代建筑物,是中世纪城市的典范。如果想要一窥俄国人到来之前的突厥斯坦,布哈拉是你最好的选择。

喀龙宣礼塔、清真寺

想要一窥成吉思汗来临之前的中亚,布哈拉的喀龙宣礼塔是为数不多的选择,它气势撼人地征服了这位中亚的征服者,又幸运地在伏龙芝的炮火下幸存。直到900年后的今天,它仍是中亚最高的宣礼塔之一。

宣礼塔底部的清真寺毁于火灾。现存的喀龙清真寺(Kalon Mosque)是16世纪初由布哈拉汗国在早期遗址上重建的。这座庞大的清真寺足以容纳1万人,庭院里有一些壮观的砖瓦制品。

喀龙清真寺广场是拍摄日落的好地方,但最好的观景点在周边的茶馆餐厅里。如果不愿意花钱,可以爬到广场南面的高台上,或坐在清真寺门口。

对着雅克城堡大门的波洛·哈兹清真寺(Bolo-Hauz Mosque,上图)是埃米尔的官方礼拜堂,建于1718年。9:00前,这里的柱廊在阳光下呈现出极美的光影效果。

马戈吉阿塔

马戈吉阿塔位于两个室内集市之间,是中亚现存最古老的清真寺,也是布哈拉最神圣有趣的地方之一:混杂着9世纪的外立面和16世纪的重建工程,里面发现过一处5世纪的拜火教寺庙和更早期的佛寺遗址,恐怕没有别的地方比这里更适合,代言丝绸之路多元的文化氛围和宗教信仰了。

爬上清真寺内部的楼梯,你可以清楚地看到拜火教的遗迹,还可以在建筑的壁龛中看到蜡烛和火的痕迹,这是拜火教元素融入乌兹别克斯坦民俗文化的证明。直到16世纪,布哈拉的犹太人都在晚上把清真寺用作犹太会堂——博大宽容曾是布哈拉形象的一部分。

伊斯梅尔·萨曼陵墓

陵墓于905年完工,是城内最古老的(可能也是最结实的)伊斯兰建筑,在过去11个世纪中几乎未经修复。

墓主是萨曼王朝的统治者伊斯梅尔·萨曼。在伊斯梅尔的统治下,萨曼王朝走向鼎盛,布哈拉发展为伊斯兰世界重要的宗教、文化和科技中心,塔吉克民族也在此时形成(伊斯梅尔被誉为“塔吉克民族之父”,塔吉克斯坦的最高峰和法定货币都以他来命名)。

这是一处古老的布哈拉浴室,几个世纪里几乎没有改变。现在这里完全面向游客(因此门票高昂,120000S),但仍能提供地道而美妙的体验。你能在1小时内在浴室里蒸汗、冲洗、按摩、拉伸,然后全身擦姜再出一遍汗。18:00前对所有人开放,之后只对预约客人开放。

交通信息

飞机 机场位于城东6公里处,每天都有到塔什干的航班。打车到市中心约需6000S。

长途汽车及合乘出租车 汽车北站位于城北约3公里处,有私营的长途汽车前往撒马尔罕(30,000S,4.5小时)和塔什干(40,000S,8~10小时)。车站往北1.5公里是Karvon集市(Karvon Bazaar),市场南面聚集着去往乌尔根奇(70,000~80,000S,5~6小时)的合乘出租车,从那里可以方便地转往希瓦。

火车 火车站位于市区东南9公里处的Kagan。15:50发车的“Afrosiyob”列车前往撒马尔罕(经济/商务42,000/57,000S,2小时)和塔什干(经济/商务95,000/130,000S,4小时),8:00发车的“Sharq”列车也前往撒马尔罕和塔什干,费用便宜了20%,耗时则增加40%。打车到Kagan需要10,000~15,000S。

虽然乌兹别克斯坦的免签还需要等一段时间,但是很快了,大家不要着急,明年就可以免签去这里旅游了啊!